2011年4月14日星期四

糖水

东西越来越贵,尤其是食品,好吃不好吃一律起价,一天三餐在外解决,都不能预算50大洋能吃几餐的说,尤其是杂饭菜,心里盘算着这几样小菜最多只能收个5-6个大洋,那知老板金口一开8个大洋,心震一下怎么酱贵?真想退货,但看老板那张脸,还是算了吧!他可能一世只能赚我一次的钱,这种情形每天都在发生,老板的说词来去只有一句,东西涨价没办法啊!比较串的赠你一句:“吃不起就别吃”。



还是清汤;云吞麵好,明明白白多少钱,吃了不会背脊痛,但身为华人的我,是无饭不欢,三天不见白米饭,说真的还是难受,记得有次在国外两个星期,只吃了五餐的白米饭,天天是麵包的我还是真是受不了,吃到我的脸都像麵包了,回到大马第一件事就是找“Nasi lemak”,那时才发觉简简单单的椰浆饭竟是如此的美味。


在食物縮水与起价之间,我情愿选择后者,那天买了两合糖水,我终于知道什么是“糖水”真的只有糖和水,还是2个半大洋,气死我了~

 
很清澈见底的“腐竹意米糖水”
很努力的搅终于见到有粒白果还有一些些腐竹。

4 条评论:

cindy 说...

原来是【饭桶】无饭不欢啊!
哈哈哈。。。


这样的糖水,还不如自己煮!

安哥爵 说...

白果不白,糖水果然是糖是水.捞得一粒是一粒.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cindy:我一家都是饭桶来的~
告诉你吃猪的未必苯,不吃猪的比猪还苯的不懂你遇过没有。。。嘻嘻。

是咯不了如自己煮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安哥爵:大有大捞。小有小捞,全世界都在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