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24日星期五

舆论压力

吉隆坡22日訊)“毒舌網民罵死江父”的報導,引起社會極大關注。為江氏父子打抱不平的網民,將毒舌者的留言及名字張貼上網,讓網民發動人肉搜尋,揪出並圍剿毒舌留言者。
在面子書上倒數自殺的江枻豐父親江運來,備受毒舌網民的惡意攻擊留言,在度過父親節後,他於本身開辦的“江枻豐生命關懷中心”內心臟病發身亡。他的親友在江運來逝世後,發現江父曾申訴心理承受巨大壓力,對網民的惡意留言感到心痛及無奈。http://www.sinchew.com.my/node/209505?tid=1


他的死有人归咎于舆论媒体,我且不说谁该负这责任,但一个人能承受别人的舆论的能力是个别不同的,这也是要练出来的,以前我也是很怕别人批评我,只要别人一句小小伤害的话,也会让我几天睡不着觉,心情低落,但只要听见别人赞美的几句话,又会让我“洋洋得意”几天,但经过了岁月的磨练,在做了多年门市店的我见人无数之后,那些让你很开心;很讨厌;很烦;给点小钱你赚找你麻烦的,心情不好找出人出气的,尖酸刻薄的,我都遇过,我不会上一个顾客讲了几句刻薄的话,而把心情低落下来,别人有言论的自由,我们不能阻止,只能沉默,但我们可以选择闻而不听,这也是一种“修”,因为佛经说:一个人若听了一人“恶言”心情肯定不好,而再用“恶言”去骂另一个人,那他也是在造“恶果”,以前在“一些”人惹我“发怒”之后,心情不好刚巧有哪个“不好彩”的也因心情不好的我而受了莫名的气,但近几年我已经“修”了很多,晚上也不会因那些不好听的话而耿耿于怀。



记得在几年前,一个刚出校门做署假工的小妹,在做了两个星期的工作之后,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,我当时骂了她一句“酱你都做错你没有脑的吗”?当时她两行眼泪就流了出来,哭着跑去厕所两个小时才出来,我当是还真是吓了一跳,我没有想到那么一句话“伤害”她酱大,我还以为她明天不来了,那知她还是有来,还做了八个月的工,算很不错了,在对她了解了多一点之后,我才明白到原来她家都是很“斯文”的,每个人都对她“如珠如宝”,她会来做署假工是为了向她婆婆证明她也能“挨”,在过了几年之后有天见到她,她说起那件事,她说那天她哭了整晚,他恨死我了,但现在反而觉得那也没有什么,她现在的老板骂得更够力,我说那时我是很会骂人,但对她还算很客气,我骂过一个说你比猪都不如,你妈怎么生到你酱笨,奇怪的是被骂的那个没有“感觉”,我自己就气到半死,近年来我已经很少骂人了,(骂人也会成为习惯的说)其实骂人也伤自己的“元气”,也许人老了,火气也下了,还是学会“修”心养性,人真的是要“修”的,脾气也是可以“修”的。 “修”到是会让自己“增福”的。


表妹近来总是很“激动”,每每电话里总是有不满,有是我听得出她很在意别人的“言语”,她让我想起我的小弟,以前也是酱滴,我叫“啪啪滚”,年轻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犯这错误,一句话可以叫人“沸腾”几天,我虽不能为她解决什么,但我是个很好的聆听者,意见可以给,但很多事都要靠自己决策,很多东西有懂得放下,很多闲话不必在意,时时来看博的她希望会明白。

2 条评论:

Sheue Li 说...

要做到不理会别人的批评,真的很不容易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sheue li:也真是不容易,看过真有人炼到“不动如山”,也真是武林高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