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

老人当自强

以前人说;家有一老如有一宝,但现在的“家宝”可不多,以前的人长寿且活得很健康,现在虽说医药发达但还是有些不知名的文明病,就说“忧郁症”吧,以前那有的说,这个病还好控制,对我来说,但老人痴呆和柏金森就连医生也没谱。



老人痴呆症药物可是贵得很,就这个EBIXA一盒56粒就得rm460,每个月单一药物就得250元,再加上心血管药物,膽固醇,外加血压高,只算必需药物,不加保健品那就已经接近600个大洋了,但那可是我妈不可或缺的药物,所以每月一千个大洋怎么省也省不了,所以老人医药可不是小数的说。


小孩教育费可是有数计的说,但老人医药可是没得算,因不知会活多久,我从来不觉得长命就是好命,要长命前提是必需健康和一颗清醒的脑袋,患有三五年老人痴呆症的老妈,看来是无望会好的,只会越来越严重,我也实在是照顾得很累,这里才帮她洗白白,那里她又便便了,白天当晚上,晚上不睡觉,一晚给你几次“莫宁call”你说死不死,我不知我还能撑多久,有时我气到很去撞墙,我觉得老天在惩罚我多过惩罚她。


有人说:老人就是酱的啦~忍忍啦~我们老了也会酱,没有照顾过老人的人是不会明白的,除非他没有工作,在家吃饱卖大包的,若要面对工作压力,回家还得顾老人的,真的是辛苦的唉~,还好我是自雇人士,不然时时要请假,那个老板肯的说~


久病无孝儿,和一天不停的听了再听,重复又重复的听一句话,谁受得了,有朋友建议不如送入安老院,还说安老院照顾的有多好的说,阿姨也说安老院不错,起码有朋友跟她谈天,我妙想着,也许未雨绸缪,那天耐性到了极点的时候,也好有个“方法”分担,也许看到了我妈的未来,真的没有人会顾她的,就算现在也好,她有病都是我在陪进陪出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只有一个女儿,唉~一家不知一家事。


打听了相当多的朋友,大约掌握知道芙蓉的安老院有哪几家,用两天去“探访”了六家比较有声誉的,说真的还真是看不惯的说,看到很多平时想象不到的,和医院相似的情景,瘫痪的吊水等死的,充满屎尿味,坐着轮椅的,指着天花板口中念念有词的,还有自言自语说;活着有什么好,早死早好的。


那些说:其實老人院並沒有甚麼不好,孩子要工作,一定沒有時間好好服侍妳,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照顧,不是比在家裡好得多,又有朋友,什么大医生;大律师的母亲也不一样去安老院,听人讲读越多书的人,越不会顾老,那真是假不了,其实若是真爱老人,真是不忍心“丢”去老人院的。


那些说老人院好的,真要看看那天他老的时候,是不是也要入住安老院,不知怎么去到老人院的老人,脸上总有些被“遗弃”的落寞,只有一间能被我看中,不像老人院的安老院,那是教会办的安老院,人家只收十多个人,重要的是有“爱心”感觉存在,看到某些挂着阿禰佛陀,一间独立式房子,里头竟挤了二三十人,请了三五个印尼妹,每月竟还能要个一千几百个大洋的,可见老人院变成一门“商业”性行业,而不是“良心”事业。可以预见人口老化的将来,不久将来老人业,会变成一种欣欣行业,不管你多有钱,有几个孩子,万一得了老人痴呆或柏金森还是什么中风之类的慢性病,又不马上死得的,三五年下去看看还有多少个孝子的说,早死早超生也不一定是咒人的说,看到一代不如一代,敬老尊贤的已越来越少,会觉得老野不要左住晒,或怕老人麻烦的比比皆是,老人还是那句,身体当自强啊~

8 条评论:

Sheue Li 说...

我真的可以感受到在照顾一个老人,有心无力的感觉。
辛苦你了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sheue li:我怎么说好呢?
不算辛苦(受苦多些),还好吧~
有顾过老人的人就懂,若一个只吃不唠叨的老人,其实是不难顾的,还有人老了会“变性”的,不懂作么会酱,很多“pattern”会让你受不了,希望我老了不要变酱。

moot 说...

善哉善哉。。

马来西亚已经步入老龄化的社会,只等问题大量爆发而已。国家政府嘛,把这问题避开不谈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moot:那咱们只有“自求多福”了,现今还“指望”政府,连“被自杀”也有的说~

leejiajia 说...

老来不是钱多寡的问题了,是健康的问题。最怕老来病折磨!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嘉嘉:人到老年的时候,健康真是比一切重要,钱是其次,看到很多老了满身病的,都是年轻的时候做的太苦,我妈是正宗的客家婆,很能挨,所以现在满身病痛。客家女人真是很能挨得的。

薰衣草夫人 说...

虽然我还不至于洗屎洗尿,但我也预了必须扛起照顾两老的担子;不说未来,现在已经够头痛了。我明白的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夫人:感同身受,若有个人转下手,两个人顾还好吧~,不用洗屎洗尿幸福很多的说~
我真的看到都怕 :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