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8月22日星期一

这个不是只来讨债的说~

台北20日综合电)高雄市周五发生骇人少年弑亲案!一名就读明星高中的16岁少年周五凌晨突然抓狂,持刀狠刺父母,目睹的妹妹惊慌报警;警方到场后压制已杀得歇斯底里的少年并送医,少年母亲重伤、父亲无大碍。


事后警方在少年房内搜出各式凶器,还有近40页厚厚的弑亲计划笔记,详载用锯子分尸及溶尸等恐怖杀人计划,少年并写下“若我失手被发现……,肯定尽情屠杀这世界的所有人!”字条,警方表示:“内容惊世骇俗!”
http://tv.sohu.com/20110821/n316910458.shtml

http://www.kwongwah.com.my/news/2011/08/20/85.html

这个真的不是只来讨债的说~

是什么原因使到这少年要弑亲,就算再不满意那个人,我们最多也只是不理会他而已,除非他威胁到我们的生命,不然我们是不会想要去造业的说,何况那是生养我们的父母。

有人说养孩子不是只是靠“养教”,也是要看“命水”“缘分”的说,有时同一对父母生下的孩子竟有两种不同的性格,一个个性温顺,一个很叛逆,一个不需要很费神,一个稍为不留神就会做出一些气你不死的事。

那40页弑亲计划书,可不是一两天的事了,可能已经计划一段时间了,怎么没被人发现到?

还是佛家说得通,“夫妻是缘,善缘恶缘,非缘不聚,儿女是债,讨债还债,无债不来”,生个讨债的还好,这个不止讨债,还是来索命的。

佛家的“缘来如此”

video

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

啃老~啃老~啃完肉了~啃骨头~啃完骨头~啃骨髓

video

看了会生气吗?那证明你还有“有血有肉”有良知~

有说这频视是假的,且不说真假,我们生活中确有发生酱的事~

而且也还是一样的“理直气壮”~

现在的人孩子少,所以都变得很“精贵”~

很疼,很娇纵,变成了父母孝顺孩子~

啃老~啃老~啃完肉了~啃骨头~啃完骨头~啃骨髓~

养狼要保命~里头的经典~

怪不得人常说~儿子好~媳妇不好~就没望了~

儿子不好~媳妇好~可能还有转机~

我告诉你我见到的,真实是酱的~媳妇好不好~还是得看做儿子的对父母好不好~若自家儿子也不孝~就别指望媳妇~

我的话~人人说小孩要教的~骂也骂到口干~怎么他还是听不进去~

其实教小孩不是用口~没听过左耳进右耳出吗~小孩是用眼睛学习的~

你怎么做~他怎么学~只有眼睛不会左右进出~而且很快进脑~

有个做妈妈的问儿子~我老的时候你会不会孝顺我~ 七岁的儿子说会~

儿子说~我会孝顺你赚很多钱给你~妈妈笑得合不拢嘴~

妈妈又再问~如果我残废了又失禁~你还会不会要我~儿子说~我会把你送入老人院~做妈妈的无言~

那些把老人送进老人院~嫌老人麻烦~嫌老人骯髒~

若你相信一代比一代强~呵呵~他会做得比你更绝~

完整版http://www.tianya.cn/techforum/content/665/1/287920.shtml

2011年8月12日星期五

我也要糖果

世上有两种人是惹不过的,一种是“神经病”人,另一种是“发穷恶”的人,在我所知连狗都比人好命的英国竟发生“暴乱”,可见經濟不景、貧富懸殊确会令人发狂,若我国政府有一年宣布不给分发过年“青包”不懂会不会也引起“暴乱”的说~,没钱又要过节真会让人“起笑”~



今年的五百大洋“青包”,好些友族同胞还嫌少的说,(还有说是分两次给)他们说不懂买盐好还是买醋好,交个电费给个宽频费就没了的说~


想不到今年连退休人士也能拿到个五百大洋,政府给了个二十多亿,这糖果~说明大选就快了。我也要糖果,怎么没人给我糖果?


想告诉我们的政府,现在他们可不再是“甘榜”仔的说,五十多年来我们政府已不知不觉的把他们的“胃”撑大了,“胃”大了不好养了~其实很多公务员是有暗路“招钱”的,例如交警他们都不是靠拿份薪水过活的。所以政府千万不好给的太多,不然秋后那笔账还是算回在老百姓身上的。

2011年8月4日星期四

职业道德操行

前天带老妈去看皮肤医生,诊所没什么人,只有个中年女人在外等药物,接着护士就叫我们进诊室,我们正坐进去时,医生对那护士说:叫那女人带她丈夫来,不然一个打了,一个没打没用,要两个一起打,我疑惑的眼神,为什么两个一起打的说,不需我问其实我还不好问,怎知那医生跟我说男人去嫖,惹了性病还不治疗,害到妻子以为是皮肤病。



也许还是很多女人(良家妇女)不曾会想到怎么会发生酱的事,但那医生却让我想起一些事,他在别人面前透露病人的“私隐”,且不论“医术”有多好,“职业道德操行”肯定叫人质疑。


某些银行职员也会犯这种“错误”,我听过他们在顾客走后说这条水有钱之类的话,买了什么基金之类的,还有些做收纳员的还会告诉一些所谓“认识”的好友,公司每月进帐多少的说,我若是他们的老板我不会重用他们,向不相关的人可能是有心人“泄露”公司事项,是不符合“职业操行的一种”。


我常觉得每种职业都有他们“不能说的秘密”,尤其是某些专业人士,更是不能随便透露顾客的“私隐”,若有个做会计的说;某某人是我的客户,他每年报账多少多少的说,买进多少多少产业的说,老实说这等人才,我不敢恭维。


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和我说:口疏的人不能交托大事,信口开河的人不能信任,口如悬河的人很容易讲错话,若一个人可以向你透露别人的“私隐”,那他也可以把你的“私隐”告诉别人。所以表以为你把旧公司里,不为人知的内情,以为新老板“稿赏”你,岂知他不过把你当小狗。那其实和背叛的情人或“赵完唱”的男人一样没品。


有一种“人”更是“乞人争”,在左串右串得到一些“小秘密”之后,大唱特唱,把自己当成是“内幕者”,岂不知给你知道的都不是真正秘密的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