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7日星期二

应该不会去荷兰吧


年初曹Sir展望金、股、匯、樓,個個都是「泡沫」,7月來個半年結,曹Sir警告「泡沫」要爆喇!



他在7月18日的投資講座上表示,人民幣只會升3%-4%,目前不值得吸納。反觀上證指數率先見底,十‧一國慶前可入市,首選內¬銀股及內房股,四大銀行都可以考慮。

跟着他跑~~~应该不会去荷兰吧!


在经济和股票的领域里,没有专家,只有输家与赢家,还有如人饮水的学习者,以及分享者。事实上他们也是人,不是神,也是有看错的时候,而输了很多的钱~


近几天来的股市真是波动的很厉害,股民又恐慌性抛售,今天起回了,股民又恢复了一些些的信心,前两天那些“狗牌军师”就喊话卖掉卖掉,今天又叫你买进,结果你股民没包赚,那些股票经纪佣金就是包赚的说,长期下来养肥了别人,苦了自己。


股票真是会让人着迷的说,它除了会搞到你无心工作,还会搞到你便秘,但经过无数个春夏秋冬会麻木的说~


股票的钱也真是不是那么容易赚的说,但也有人因股票至富,看过几次大小股灾,真是懂了高可以再高,低可以再低,今天认为很低的明天可以低到你不相信的价,原来有时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,镜花水月,当体会到为什么人家说“股票是有钱人玩的”后,你就可以下山了。


这两天又听到断手断脚的说,人啊永远都是贪啊~哪个“没酱大的头就别戴酱大的帽”永远是至理名言,什么好股蓝筹股,股灾来时也一样跌。不过我还蛮相信他的说~

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

郭鹤年一个谦虚的华商领袖




他对他母亲很是敬重,
能生个酱的儿子,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,还真是“光宗耀祖”,那也是母亲教导有方,看来较优秀的母亲,比较能养出优秀的孩子是有根据的。



一直都觉得“留财给子孙不如留德给子孙”也确是如此~


他母亲的留言,值得尊敬。


儿孙能如我,何必留多财,


倘若不如我,多财亦是空,


不为自己求利益,但愿大众共安宁。


在母亲的影响下,他说话做事都很谦虚,为人也很低调,所以对他了解的人不多。


人家称他为糖王,他说那是假的名气~


酒店~他喜欢,大王都是假的,酱的称号他同样不喜欢~


他说每一种生意都有危险,但假如有危险就怕,那就永远只能做穷人了。


今天路上见到一辆挂了三个“狗牌”的车,真搞不懂把这些狗牌挂上有什么威的说~,真是有料的人不会在乎这些,就好像某些称“DATO”(公公),”TAN SRI” (等死你),也不过是虚名,真正有本事,有实力的人跟本不肖一顾。


郭鹤年是没有头衔的,他就一直叫,郭鹤年,或是 robert kuok。大马不要他,还硬吞了他的糖业,有本事的人是都走出大马了,大马糖王算什么,现在人家是世界糖王了。


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想不到真会有报应,而且来的酱快。
分享文章~
http://coolpamanews.blogspot.com/2011/09/blog-post_07.html

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

怀念妈妈一品海参窝

我不懂这东西冰封昏睡了多久,但至少都有三五年了吧!我不意识到它的存在,虽然我超爱吃它,我也懂它很麻烦~



她说我家真是暴殄天物(放到发毛),这可是高级海参,多贵的说,我怎么不懂,我是这东西的老板,可惜我就搞它不定,不然它早给我干掉了,她到我家不到三五天就把我家给摸透了,家里那里有个小洞她都懂,人事物事没能逃过她的眼睛,不怪得人说陪月婆超精的说~


自从我妈病了以后,我都没啖好食,以前以前都是饭来张口,幸福的孩子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说~,多少也是我妈惯坏的说~



我妈出自一个穷困的家庭,家里孩子又多,身为长女的她从小就要背负着养家的责任,八岁就得跟外婆去芭场开芭了,十岁就割胶养家,我妈常说我外公没用所以搞到她很苦,有个时期我外公没工做,都是我妈割胶在养家,所以我外公(良心发现)就对她的弟妹说,将来你们都得对你姐好,是她在养你们,我妈还一直还自鸣得意,在我十来岁时她久不久都会提一下的说,可能她真的“奢望”着能有一些什么回报的说,但这么久来真是连一句问候的也没有的说,她的一个老朋友每两个月还会稍来一通关爱电话,无言感激~什么王亲国戚,人还在茶就凉了,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了,没人鸟的说~


回想以前一大村人吃饭都是我妈和二姨在煮的说,那些会吃不会做也是酱被养,我小小心灵在想,说不会多好,不会不用做,我看到都很气,怎么老是被使唤的说,老妈太随便,谁家黑白事,哪个同村办喜筵一声“英姐”,老妈就是两肋插刀,那个不长进的,跟老婆吵架,就把孩子往我家塞,孩子病了找英姐,这种吃力不讨好的,我妈做足了,乡下人总是很热心,别人的事当自家的事,煮了一大窝,别人给个鸡腿给她吃,她就感激不尽了。


也因为我妈煮得,所以很受欢迎,虽说没读书她对煮可是很有心得,什么食谱都会看,还会做发糕,在我小时我妈开过食店,那种放学回家就要洗碗的日子,我是万般不喜欢,所以我想千万不要走我妈那条路,也许是我的诅咒成功,店主把店卖了,新店主把租金提高一倍,我妈顶不过的说,老实说人做吃她做吃,人赚钱,她只赚到吃,做死自己恨死隔离,老实人哪能做生意,无商不奸是对滴。


以前我认为只会在厨房里煮饭能有什么出息的说,所以从来不想学也很抗拒,但现在年纪大了,人也变了,原来会煮也是一种福气,学到的东西就是自己的,这话真没错。可我这废了武功的,可能真是没有天分,连煎条鱼都可以硬到敲死人,有人吃过我煮的东西,好听的一句:还是别浪费食物的说,能够吃一半已是很委屈很容忍的了。
我妈煮的一品海参可是上得了桌的,吃过的人都赞~

至今我还没吃过比她做的更好的,但往事只能回味的说~
月婆说她的最后一夜,要做她最拿手的梅菜扣肉给我吃,要我对她“念念不忘”的说,呵呵~她捉到我的死穴了~

2011年9月20日星期二

新生宝宝~

家里有个新生婴儿,多少也会有点喜悦,这个兔宝宝也真是好带,连做月婆也说好带,除了吃睡基本上没什么哭闹,他一定是知道我这姑姑怕吵,知道我已经很累了,以前他哥哥,真是可以一晚哭不停,搞到我黑眼圈。


以前我阿公在世的时候,每每有谁家亲戚孩子出世,就会跟他称骨,看那小孩命重不重,也看小孩年月时柱有没有相冲,大约就可以知道这小孩的一生富贵贫贱,几时行大运,但他瓜了之后,就到我妈看称骨,我妈也只学会看通圣和称骨,这简单的玩意,我一直怀疑这东西的准确性,也觉得这是骗人的,除非是配合八字那么准确性应该会有八十巴仙了,但也是应该要看整个社会的经济,和当时的环境。

我妈常说男人一定要命重,才会凤生水起,轻骨就是贱骨头,做什么都做不起,其实我见过不少轻骨的人一样富贵,但都是富二代,所以我非常怀疑这个真实性,但子平算命连佛家师父也认同相当准确,听说都有印证过。

我曾经问过一个师父,我说你们说算命,真的可以算到人的一生吗?她老人家说她也在研究这个答案,她说应该是不可以,但可以大约算到这人的成就可以去到那里,好命也要得好运,所以有“命和运“是分不开的,师父说命好就如大船,但也要配合有风有水,如命只能是小船,那尽了力也只能在湖内,绝去不到大海,但就算好的命没有好的运也不会穷途末路,有好运没有好命也只是一时得意,所以一世得意的人不多,但很多人是不信命的,我也是,但到若干年纪后,不得已还是会认命的说~

若你奋斗十几年,也是才识过人,可是就不成功,失意多,肯努力任劳任怨,在公司里努力表现,可老板怎么也不升你,可是你的表兄阿明就算不怎么努力,怎么看都比你名成利就,老婆又美又贤惠,孩子知书识礼,若你貌美如花,秀外慧中,可就不幸嫁了个不事生产的男人,还要背负一身儿女债,人家阿花姿色平庸,学识不高,人家老公可当她如珠如宝,你老公把你当地下的草,你能怎样,你不服吗?不到你不服~这就是命~

我是一个信命的人,但不认命的人,我觉得性格可以决定命运,但我会信“命里有时终会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”,这句老话,连我自己都觉得很矛盾。




这孩子是择日出世的,我不懂人造命有什么不同,我只觉得他会比他哥哥姐姐受宠,他妈收工了,通常最小的最受宠,人家广东人讲“孻仔拉心肝”。

2011年9月19日星期一

看错

想不到我也会犯酱的错误,有个朋友娶媳妇,在早两个星期前她已经派贴给我了,还嘱咐我早点到,贴子里印了七点开席,通常华人宴席都会迟些,所以我七点半才到,但去到那里看到酒楼外一片黑漆漆的,一点都不像办喜宴的样子,我还以为是不是我早过头,还是有另一面门,这酒家我也是第一次去的说~


看见保安人员我问他怎么没人的,他说今天没有宴会,我说怎么可能?我再看看喜贴,即刻无言,我看错日子了,我把农历十九看成阳历十九,都过了三天OMG~真是很糊涂,我即刻至电给的朋友,告诉她我看错日子了,很抱歉,我怕她不懂会不会想我是个很“缩骨”的人,人不到红包也不来。

人家本来扮美美,心情好好的预约,还想看看有什么空头的说~唉,回来时还给人家笑,说你该吃你妈的药了:(



看错人时常犯~看错日子还是第一次的说~

2011年9月13日星期二

小三

她是我的顾客,一个很久了的顾客然后变为朋友,可以说我对她有基本的了解,我知道她是人家的小三,她离过婚,有一个孩子,孩子归前夫,再嫁生了两件,不幸的婚姻又告失败,她说她命不好,所以就算再再婚还是不会有好结局,她说算命佬说她只能做人小妾.


为了养两个孩子,也没什么学识的她只能在酒楼倒酒,那种销售员;小书记的薪金会让她过得很苦,她不要,她说她怕挨,她还很年轻美丽,也确是就算生了三件,她的外壳还是很漂亮,在她倒酒时认识了一个男人,这男人看中了她,还包养了她,这改变了她的命运,她可以吃好住好,而且还有钱可以扮美美,用高级护肤品,但那也是有条件的,她可是要随传随到的说,世界真是没有白吃的午餐.

她说;这老男人对她还是不错的,除了不能给她名分,不能要孩子,大日子不能陪她,其他的只要她喜欢他都会满足她,她家很穷父亲又生病,她把孩子寄养在母亲家,因为那个拿督老男人不喜欢,她说那个男人只知她结过一次婚,那是她(逃)不掉,肯定要坦白的,她说女人和男人一样,能不认的(往事)就最好打死不认,就算发毒誓。

她说她的一些姐妹被包养三两年就被弃掉了,原来若男人有钱可以是像换车一样,旧了就换。她说她这男人算是有义的了,她可以被养了十来年是很幸福的事了。她也是有两手的女人。

她说就算没有爱情也有了亲情,只是近来男人也不找她了,她说她很明白她的身份地位,所以她也不求什么,她说男人要你时,你就会拿得到他的钱,不要你时你是一个仙也刮不到的说,做人小三为的是求财,她很坦白的说我很细心的听。

原来做人小三是很难得到人家(家人)的尊敬的,她向我诉苦说她预了,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也那么不体谅她,自小就跟外婆舅舅生活的儿子,对她没什么亲,她说总是对孩子感到亏欠,所以在物质上都尽量满足,近来大儿子拿了车牌要她给买辆车,她说没钱(儿子只要新车,不要旧车),她说没钱啦!多年来都是左手来右手出,儿子说;没钱不会问你的契家佬要吗?她说现在uncle都不找我了,他不要我了,儿子说那你不会另外再找一个老鬼吗?她说还有人会要你妈吗?所以四十多岁的她又再出来倒酒了。

看来多年来的卖肉当人小三,儿子不会对她的供养感激,还会觉得妈妈的钱来得容易,除了没有一丝的尊重,难听的说也把她妈归类为妓女,看来看去她当人小三失去的比获得的更多。但我真的看到一个当人小三的还是大学生的说,还很获得家人的喜欢,可能应该她很慷慨,她跟那个真的很有米,笑贫不笑娼这世界真是有的说~

2011年9月9日星期五

连狗都不如



哪条傻狗讲放狗也会赢的,那太污辱华人的智慧了,还是马华连狗都不如 ;)


还有cd说大家要有尊严,马华有吗?cd 有吗?

我家小孩~

如果不用半夜起来喂奶,小孩是很可爱的,他会带给大人惊喜,但偶尔也会惊吓,我最怕我那几个小侄子去我的房间,有时他们会偷偷走进来,若我没留意到,等下就有麻烦了,尤其是侄女更是不得了,他会把我的护肤品拿来擦脸,小侄子把三罐倒成一罐,说让我没那么麻烦,我给他们气到哔哔叫,还有他们会去把每个抽屉开来看里面有什么,有次给他们看的卫生棉,他们还打开来看研究看怎么这么小片,小侄子还说怎么你酱大了还穿尿布。

我家有三个小孩,现在又加了一个,四个了,但我家很少听到小孩哭,我家的孩子都很定性,虽然最大的只有六岁,只要我弟他们的爸,家里的大老虎,用眼镜瞪着他们,他们就不敢造次,现在的小孩都很会看大人的脸色,,只要他"feel"到你气色不好,他们就会弹得远远的,奇怪有些人话了一把年纪,别人生气了他都不知道,连小孩也不如。还有小孩是很厉害的,他们只要看到背影,就算很远也不会认错爸爸的说~



三个六岁,五岁,三岁~他们说大姐比小妹美很多,我也觉得,但小妹比较可爱,以前我不相信胎教的,但现在我相信了,大侄女很像我以前的一个员工,我大嫂怀孕的时候每天对着那个女生,到现在小侄女酱大了,我还是有感觉小侄女有她的影子,这真不懂怎么解释~



这个最小的很是可爱,超重了,肖鼠真的很会偷吃,














还很喜欢照镜子,叫她出来有人要试衣,她说不要,要叫她靓女,她爽了才出来,是不是很有性格。



人家就是知道眼睛小,所以拍照都睁大双眼,不过这也是尽大了,谁叫她有个大眼哥哥,每次人家都问怎么妹妹眼睛这么小,我懂她有自尊心了。



有时还会假假骗人,就是这个奸样。



说真的我还是觉得女生可爱~

2011年9月6日星期二

我不是阿娇

你说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,我不是阿娇,我不傻,又不天真,更没了可爱,我不属于那个年代,我更想要的是实实在在,不是虚荣浮华.



世上的阿娇何其多,我已过了阿娇的年代,虽然俊俏怎么都会有人爱,但我觉得只有内涵不会变坏,看来看去我都不会是你那杯茶,更不属于同一派。


你说车几好,没发动的引擎会锈化,人不是车~更不是青菜,我更不是青青菜菜,就算古董,也会有懂得欣赏的人爱,放着不会变黄变坏~


你说只要彼此相爱,又何必在乎怎么交待,你不懂女人从不要求交待,她只要明明白白,我惹不起,我不想让我的好奇心变成我的伤心,然后再向人诉说我那被伤的心,你的家里有你的最爱,不要再让另一个再受伤害,你都不坦白,怎么会有幸福存在。你不是对的人,我不想被害。
video

2011年9月1日星期四

开斋节~随写

终于把马来年给“熬”完了,一字累也,且是整身骨头酸痛那种,想必是因果,是长期冲夜凉累计下来的,嫂子说我已不再年轻,我也认了的说,有道“年纪大机器坏”,也真是每个大洋有血有汗,只怕钱赚不到换来一身残。。。
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有人问我今年的马来年生意好吗?公务员和退休人士都有花红,应该不错吧!老实说觉得是有促进经济,但马来年应该是做马来人的生意,但愈来愈分不清哪些是马来人,因为很多“嘛嘛”的第二代也认为他们是马来人,他们是马来人混印度人结合的第二代,我们称为“嘛嘛”,但他们的第二代都以马来人自称,但他们那层黑皮怎么除也除不去,所以怎么样包起头来,我自觉上还是认为他们是印度人。


试过有个女的我问他,ah chik你要找什么?(通常我们称马产女人叫“kakak”印度女人叫“ahchik”)她说我不是印度人,我是马来人,不要叫我ah chik,我说哦~sorry,她没包头,我怎么知道,现在统一都叫"kakak",做门市真要学学说话的艺术,明明是知道她肥到穿不进,我们都要说是衣服尺码小。


这不是第一个,我有个朋友也试过,而且还被骂的说,芙蓉越来越多嘛嘛,可能再过个十年,要找个正统的马产,在芙蓉可能会有些困难,这其实也很符合一个大马的精神。


嘿嘿~什么是“优先番薯”,我看到将来的“变种番薯”还更凶,哪有一个国家以少数人来养多数人的说,什么“优先番薯”,看吧再过多个十来年孟加拉搭上个“本土番薯”他们也可以变成“优先番薯”的说~


以前一般都说马产生意好做,现在近几年马产的购买力已大不如前,若政府没发花红他们可真吃草了,反而是印度人的购买力,越来越强,两三年前油棕有价,我这里特多小园主,他们一出来都是一大叠一大叠钞票从腰包掏出来买东西的,看到都爽,我们简直把他们当神拜,重要的是他们啥得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