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

愤怒老人

一场辨论谁是输家,谁是赢家,个看官心中有数,有说不说话人家就不知道你是哑巴,不辨论人家就不知道你里子,但这场辩论确是清清楚楚的让人看到某党员质素的里子,不是声大人多就一定赢的说~
真是瞎衰,我们还能期望他们能为华社做些什么?
表说老了一定糊涂,七十多岁老人了还难得酱清醒,很多年轻人真还不如他,听好好来老人家说的每一句话,慢慢说清楚明白的说,不必用嘶喊声,也能让人明白。
老人家“一路来”都是国政的“支持者”,到底是谁在以华制华。

10 条评论:

薰衣草夫人 说...

谁是屎,一目了然。

jb 说...

卖华党,不提也罢!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夫人:还是有人傻傻分不清的说~

jb:连一路来支持卖华党的阿伯也醒觉了。

Douglas 说...

賣華裡頭還是有很多藍鳥人傻傻分不清楚的。

死雞撐飯蓋,死啦、癢協調官與賣華公公們唯一的出路就是去荷蘭賣鹹鴨蛋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豆浆:卖华的早期的都上岸了的说,他们都是溅踏着华社的福利上路的,去荷兰只是那些小混混的说,荷兰是最开放的色情国家,有钱去那里也是享乐的说,有别是叫和做“鸭”蛋而已。还是叫他们去地狱吧!

cindy 说...

最近他也很红呢!

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说...

我是芙蓉人,知道有賣華狗把我家人的投票地區由小甘蜜搬到羅白區,何狗耀你知道它是誰嗎?對不起,想到大家芙蓉人,發牢騷而已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cindy:红也有正面和负面的说~人家是有“智慧”的红。

fucker:其实我是半个芙蓉人,(很熟是吧,近来很流行这句话)我来自jb,转眼来芙蓉二十年了,我越来越喜欢这里了。

不管转去那里,你都会用你最神圣的一票,投给对华社最有利的政党,他们的奸计不会得逞。

leejiajia 说...

阿伯都还没说清楚,就被请出去了,卖花完全没有容人之量~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leejiajia:他们是有选择性的,
老人家说他们只敢对华人这样,他们在马产面前不敢的,(养过狗的人就懂狗只会对给它饭吃的人忠心)~
起先还怕老人家太激动爆血管,还好他hold得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