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9日星期六

看沟渠的议员

(芙蓉2日訊)骨痛熱症侵襲武吉甲巴央花園,短短半年內多達7名居民患上骨痛熱症,包括一對華裔父子。 這對父子先后因發燒和嘔吐而前往醫院檢查,最終證實患上骨痛熱症,並留醫了一個星期,目前尚有部分“中招”的居民在醫院接受治療。

姚再添指出,當局將安排本月9日(星期六)早上10時在武吉甲巴央花園舉行大掃除,屆時會有各部門官員參與,希望透過大掃除解決骨痛熱症問題。

他說,衛生局坦言當地已成為黑斑蚊活躍區,希望居民能多注意及合作,以解決問題。
他也希望當地已沉寂一時的居民協會能重新成立起來,以協助當地居民解決問題。


http://www.chinapress.com.my/node/324270

我开始觉得会看沟渠的议员还是有用的,起码不会养蚊,我住那区已成了“蚊”区,我妈中过蚊症,我在医院陪了她一个星期,那种阴影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,所以现在看到小小蚊子都会怕,说到蚊症每两三个月这里都会有一单,我每次看到卫生部来喷杀蚊药,我怀疑极可能我养的龟就是被杀蚊药干掉的,所以我深感不忿。



身为老板的我们“选民”似乎没有享受到什么福利,连最基本的民生设施也没办好,我们的议员吃饭睡觉,睡觉吃饭,每月定定揾食,然后将近大选时再来表演下,看看路灯补补烂洞再来看看沟渠,这些最基本的权益也要等至大选,他妈的你要孩子认娘,平时都得喂奶吧)))


今天一早一队猴子人浩浩荡荡,马华老妖的人马说是清洁美化认领我现在住着(自生自灭)的花园,我那区是反对党火箭的,那个谢议员就住在我家斜对面,我住这里六年家进过三次贼,两次不成功,我家花园区的水沟盖全部无故失踪,路洞处处,有时真怕小孩不小心掉下去,这区以前是国政区也是如此,不是说谁比谁烂,说来以前那个大肥更烂吃屎Q饭,但今天很开心我们这遗孤花园成为他们表演的对象,我开始感觉这是两线制的好处。


店里的印度妹问我怎么投票,她说她已去注册成为合格选民,她是新人她问我意见,我说通常都有“国议员”和“州议员”两个选择,我说“国议员”我一定是选干净一点的,“州议员”我就会看议员猴子的表现,最令人憎恨的是选了一头像“青蛙”的演员议员。

5 条评论:

moot 说...

这让我想起龙应台 《十亿元一个电话》。 看沟渠的议员的“必要性”, 和市政局有没有工作有很大的关系。 而马来西亚的市政局。。。。。唉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moot:所以。。我那区就变成弃婴,所以我不觉得五年一次的施舍必要感恩。。。

大王蛇 说...

很多人都以为周议员的职责是看水沟、指电线。市议员如同虚设。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大王蛇:所以一大早我看到那一班阿叔阿婶好像老母番嫁般欢乐。

cindy 说...

沟渠是民生重要东西,当然要看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