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10日星期三

半夜家里差点进贼

前天半夜四点半外面下着很大的雨,每个人都在熟睡,突然警铃响了,一下又停了,我被吵醒了,也不以为意,因为久不久就会酱,有时是我那老人痴呆的妈妈半夜开窗,有时是警铃“曲线”掉,阿弟也是酱想,所以没有人下楼看,怎知突然宾妹上楼来敲门,说外面有两三个人快要跳进来了,弟弟开警铃下到楼下,那班匪徒逃跑了,那个宾妹吓到脸青青,她说她听到外面有声,跑出来看怎知就看到匪徒正在撬窗口,匪徒看到她还呼喝她“open the door ”,匪徒是和她说英语,看来匪徒已经对我家有“一些”的了解,不然匪徒怎么会知道她是菲律宾妹,六点报案,七点警察来,我问他怎么现在芙蓉的治安酱差,他说没有办法,人手不够,再来很多外劳,我问他怎么预防,他叫我“sembayang kuat sikat ”。


宾妹和我说她从没想到马来西亚会是酱的一个国家,他以为只有菲律宾如此,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遇到的事,想不到会在大马发生,看来她真的是被吓到了,现在一到七点她就会把所有的门窗关了,昨天她和我说她一夜不能睡,她一直在想着那个呼唤她开门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凶神恶煞的男人,我也是只要有一些声音,我就会不自觉的惊醒,我在想若那晚真的给那些匪徒跳了进来,会怎样,已经不少这样的案件了,不止要钱还拿命的,很多是印x人做的,通常他们一进屋就先砍屋子里的男人,再抢钱,所以我现在真的没有安全感,马来西亚的治安是每个人所忧虑的,我从不相信我们蕃薯头说的什么罪案下降,我只相信我看到和听到的。


再撬一些就差不多可以进了,家里的铁窗全都是用实心的十分铁不然早就撬开了。

今天快快叫人来做回,太没安全感了。

9 条评论:

薰衣草夫人 说...

看来除了sembahyang kuat sikit,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!

大王蛇 说...

好可怕……
可恶的警察,没确定匪徒真的离开了是不会来到案发现场的。

小莊 说...

太吓人了,如果我是那个宾妹,我会发恶梦 :(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夫人:可以请保镖,但一般人负担不起。

大王蛇:打算养条恶犬,有事起来还会吠两声。

小莊:我就是怕她用酱的理由和我说她不想干了。

jb 说...

养恶犬也好像没什么作用,匪徒会下药让狗狗乖乖不会吠。。。

安哥爵 说...

还好警铃没坏.养只狗.有动静,狗会吠!

Cindy Q 说...

太可怕了!
莉莲,马国怎么变成酱紫了?唉。。。
还是养只狼狗什么的吧,靠骂他有用咩!?

流金岁月~丽莲 说...

jb:也是~那天才听一个顾客说隔壁的三条家犬被毒死了。

安哥爵:警铃有时会“起线”,狗有时会“起笑”,有时也要靠神明“bobi bobi".

cindy:所以~~~要改变整个社会制度,不然就得自求多福。


leejiajia 说...

老实说,我对番薯国的治安越来越没有信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