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

真难为了马华

早期在大马搞政治的尤其是马华的做个小混混,也是能k到些好处,那些坐大车住大屋的早在岸边遥望了,剩下的就等些什么A计划的,你帮我我帮你的了。


这年头什么都难,什么都讲钱,今天竟还有人送上门的免赠报摊,应该是放在7-11都没有人要,搞到要去聘请人“送上门”,也总好过被人拿去包猪肉。

就如波大说的看似很中立http://botakray.blogspot.com/2012/10/blog-post.html,里头模棱两可似事而非,但一到结尾就破功了,连我这笨笨的都看了出来,好心啦。。给多点钱请些“质素”好些的枪手,这年头什么都难,真难为了马华。




2012年10月10日星期三

半夜家里差点进贼

前天半夜四点半外面下着很大的雨,每个人都在熟睡,突然警铃响了,一下又停了,我被吵醒了,也不以为意,因为久不久就会酱,有时是我那老人痴呆的妈妈半夜开窗,有时是警铃“曲线”掉,阿弟也是酱想,所以没有人下楼看,怎知突然宾妹上楼来敲门,说外面有两三个人快要跳进来了,弟弟开警铃下到楼下,那班匪徒逃跑了,那个宾妹吓到脸青青,她说她听到外面有声,跑出来看怎知就看到匪徒正在撬窗口,匪徒看到她还呼喝她“open the door ”,匪徒是和她说英语,看来匪徒已经对我家有“一些”的了解,不然匪徒怎么会知道她是菲律宾妹,六点报案,七点警察来,我问他怎么现在芙蓉的治安酱差,他说没有办法,人手不够,再来很多外劳,我问他怎么预防,他叫我“sembayang kuat sikat ”。


宾妹和我说她从没想到马来西亚会是酱的一个国家,他以为只有菲律宾如此,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遇到的事,想不到会在大马发生,看来她真的是被吓到了,现在一到七点她就会把所有的门窗关了,昨天她和我说她一夜不能睡,她一直在想着那个呼唤她开门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凶神恶煞的男人,我也是只要有一些声音,我就会不自觉的惊醒,我在想若那晚真的给那些匪徒跳了进来,会怎样,已经不少这样的案件了,不止要钱还拿命的,很多是印x人做的,通常他们一进屋就先砍屋子里的男人,再抢钱,所以我现在真的没有安全感,马来西亚的治安是每个人所忧虑的,我从不相信我们蕃薯头说的什么罪案下降,我只相信我看到和听到的。


再撬一些就差不多可以进了,家里的铁窗全都是用实心的十分铁不然早就撬开了。

今天快快叫人来做回,太没安全感了。

2012年10月2日星期二

我的小房



我觉得若是要等房价跌,那可是通膨来的更快,芙蓉一大堆的二手旧房,还可以慢慢挑,不信看这里,我每次看到便宜的lelong 屋都恨自己没有钱买。旧区单层排屋一般上是八万至十五万之间,新区有说喊到二十多万都有,我是觉得把钱省下来自己装修自己喜欢的更好。http://www.iproperty.com.my/property/region/salenegerisembilan.aspx

近来很忙很累也是因为装修房子的事,我只想用最少的钱,把房子做的最舒适,再多半个月我那小小温馨的房子就完成了。


旧的厨房是这个样子的。
被我改了这个样子,炉头改在另一边了。
窗口被我改了,原来的只有四尺,现在改到八尺,凉快很多。
还没铺砖前。
铺了砖块美了很多。还没油漆,相信油了漆会美美的。
这是装修前的屎箱,真是臭到不行,我一拿到钥匙就叫英达利水的人把别人臭臭抽走,留下自己的就好。
装修房子真是件很麻烦的事,从泥水工;电工;水喉;石膏;选砖
油漆每一样都要注意,不然一定有手尾,我最怕水电做不好,所以连电线怎么跑我都爬上去看,只是屋顶我不敢爬上去,怕跌瓜我,那个安哥说我和男人没两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