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

吃老本。。百万不算数

常听人家说吃老本,但在现在看来敢讲吃老本的人不多了,通货膨胀太快了,老本真是吃不了多久,而且人若没做工就会乱花钱,所以有说男人吃饱没事做,有钱又有闲的就思淫欲,女人吃饱没事做就爱逛街,或八卦,当然不是全部,不然会给人鸟,不过人吃饱不做事怎么都不好。


那天看到一个曾经跟我讲过她打断脚也不愁的说,给我看到她在街边卖水果,她曾经很风光过,那时有十多个伙计给她使唤,所以讲话做人也很势力,有风使尽力,一副LCLY的脸孔,所以现在酱的处境,也没有几个人同情她,有说她就是在被迫停了养猪业后太得空,迷上了云顶才搞如此,其实若她安份守己那份老本,真是可以给她俩夫妇吃的过世的。

七八十年代有百万的真是走路都有风了,现在百万搞不好还买不到一间房子,丢一粒石头出去随便都能击中几个百万富翁的说,所以那天和姨丈谈到钱,他说了句百万那算什么钱,搞到我很母猴依稀,让我了解到打工和做生意的人对金钱的看法是很不一样的,看过大钱的人想法是不同的。

那些早期很百万的,曾经很风光过的,都要出来干活了,早期在芙蓉养猪业是很赚钱的,对芙蓉的经济做很大的贡献,自立百件事发生以后我们亲爱的政府就为了人民的健康,禁止了芙蓉的养猪业,这对芙蓉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的伤害,尤其是华人,芙蓉华人的购买力真的一落千丈,好彩的是近年棕油有价,才不让这里的经济一筹莫展。

说又说到了猪农,至今还没有听见政府对他们的赔赏,代表华社的马华对当年在立百病毒时又对猪农做了什么样的赔赏,所以都不要说马华又为了华社做了什么什么的说。。。。五十年了,还不醒吗?

http://cnews.cari.com.my/news.php?id=159674

http://cforum6.cari.com.my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644746

http://cforum.cari.com.my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2607995

有听当时的猪农说,当时有病无病的猪都一一干掉,一头猪才赔那几十块,搞到他们血本无归。

2012年12月5日星期三

去度假转运

已经很久没去度假了,说好了的若每年还可以过的去的话,必让自己出外透透气,说真的去旅游未必是享受,有是体验别个国度的生活文化,增广见闻。但这次我觉得我去度假是想去转运,今年很霉啊,希望明年会好。

这趟去了长江三峡看了浩大的水坝工程,导游说这工程弊多于利,有人认为利多于弊,但现在中国追求的是经济效益,所以弊与利都待后代子孙来评价。

从早期的开放,没门的厕所到现在的繁华,中国真的是改变了不少,但看到的也只是环境的转变,文化还是没变,基本上我觉得是没变,还是那么的爱随地吐痰,也是奇怪怎么总是那么多痰,随时随地就可以听到“咳。。。吐”声,而且是不掩饰的,我们要吐痰的时候都要看下旁边左右有没有人,他们是没有顾忌的,也不用找沟渠。很恶心。。。

一个朋友对我说有次她在白云机场等飞机,就在机场的咖啡店喝咖啡,前面一个国产男人在。。咳。。吐那痰就在杯子里,她当场没有胃口。

所以我发现到要改变一代人是不容易的事,所以桥不怕旧,还是有人受,那天回国看了下报章,我们的副首说若是反对党若执政,难保大马会再来个513,笑得我从椅子滚下来,在这个土猪比人肥的年代,他们好吃好住,你要乱他们还不想叻,但这也是能吓人的,尤其是那些年过半百的老人,所以在中国学到的一句话可以拿来说给相信的人听,有个中国朋友说那港男真是“纯的像白纸”,我说会吗?原来他的原意是“蠢的像白痴”。

今年的生日我在船上渡过,有整船人为我庆生,很意外,我也忘了那天是我的生日,是在晚餐时船长说有人生日还念了我的名字,还给了份小礼物,但当时我不在餐厅我上了房间,昨晚泻肚子,服用了阿姨给的药物两天了才好,真是泻到不行,连水也屙完了,这种滋味我还是头一趟遇到,阿姨上房叫我,我还在澇赛,连那么丰富的晚餐也吃不下,呵。。真是难忘啊。。。回国后。。看到我的马航也在澇赛。。。

由于这团是姨丈的朋友包团去的,所以都是自己人.


长江三峡水坝

我这在艘船上住了三天三夜,晚上出来船舱吹海风,很休闲,唯一的缺陷是泄了两天的肚子连脚都软了,吃错东西可不是开完笑的说。。
一去到那里地陪就代我们去看古和棺材,说是回国后会升官发财。
在重庆有很多类似酱的小食,若我国的马族朋友看到不懂会不会被吓死:)
还去了荆州城听了些三国的故事。。
土家村的肥猫,那里的人都瘦瘦的,怎么猫这么肥,我也不明白。
土家村的少女,他们特白皙,站在她身旁我感觉自己变黄了。
这趟出门我感觉自己身体弱了很多,只不过8度我就冷的不行了,连手也不敢伸出来,连老安娣还比我壮,我说是不是度数不准,之前我去意大利零下10度我也没喊冷,表妹说我老了啦,表拿n年前的事来比咯,看来要旅游都要趁年轻。 

2012年11月3日星期六

我的小家

 很久没跟老妈拍照了,每次要跟她拍照她都不肯,这次竟然叫我帮她拍照.
这个女佣虽然是懒散一些,但对我妈还不错。
大厅厨柜
我的房间


我的炉头是有风水设计的,看看有什么不同,自我住入这屋我觉得我自己胃口很好,吃的屙得,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中大马彩头奖,所以人就是酱吃得太饱就发梦的说~

 大厅
 自搬了屋子老妈的笑容多了,看到我拍照还会偷笑。


我的厕所可惜就是不够大。。。
但浴室里的花洒我却很喜欢,水力很大,不像以前在楼上的房间,水力不强,若楼下有人用水,有是突然烫到要命。我是个很喜欢洗澡的人,浴室对我很重要,最好能有浴缸,可惜不够大。。

老妈的厕所可大了,可以在里面跳舞。

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

我的小家~吾爱的家

忙了一个星期终于把家搬好了,原来搬家真的是很累很累的我真是累到病了,虽然我这辈子搬了无数次的家,但只有这次是我自己亲力亲为的,但好彩有个菲律宾妹帮我,虽然她是很废,但总好过没有,我是想这辈子若非得已我真的是不会再搬家的了,我打算在那里住到变咸鱼,所以就算我花了老本,也要老妈住得舒适。


表妹问我搬了新家的感想,我说能有什么感想,除了累之外,不就是钱钱还是钱,从买一个锁头到一把菜刀,那一样不用钱,所以现在缺水缺的要命。。。。。

在装修了间屋子后,我学到了不少东西,原来做人真的不可以太随便,不然装修佬跟你做的东西也“头头期期”,一定要在做前就给话他们听,但最重要的是找对人,有责任的人才会把东西做好,若遇到不好的人,真的是钱收了睬你都傻的说,和装修佬不必客气,事前一定要和他们说明,算好好来不好到时才说没有算到,在这时代有责任好的人不多,所以任你怎样精明都好,整间房子总有个地方是做得不好的。在装修房子的时我遇到了些小人但也被我遇到了些贵人,一个贵人一句话就点醒了我。
大厅柜,就算那么多间架我还是有本事把它摆的满满的。
大厅的吧台这个我最喜爱

老妈妈的房间






我的大橱

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

真难为了马华

早期在大马搞政治的尤其是马华的做个小混混,也是能k到些好处,那些坐大车住大屋的早在岸边遥望了,剩下的就等些什么A计划的,你帮我我帮你的了。


这年头什么都难,什么都讲钱,今天竟还有人送上门的免赠报摊,应该是放在7-11都没有人要,搞到要去聘请人“送上门”,也总好过被人拿去包猪肉。

就如波大说的看似很中立http://botakray.blogspot.com/2012/10/blog-post.html,里头模棱两可似事而非,但一到结尾就破功了,连我这笨笨的都看了出来,好心啦。。给多点钱请些“质素”好些的枪手,这年头什么都难,真难为了马华。




2012年10月10日星期三

半夜家里差点进贼

前天半夜四点半外面下着很大的雨,每个人都在熟睡,突然警铃响了,一下又停了,我被吵醒了,也不以为意,因为久不久就会酱,有时是我那老人痴呆的妈妈半夜开窗,有时是警铃“曲线”掉,阿弟也是酱想,所以没有人下楼看,怎知突然宾妹上楼来敲门,说外面有两三个人快要跳进来了,弟弟开警铃下到楼下,那班匪徒逃跑了,那个宾妹吓到脸青青,她说她听到外面有声,跑出来看怎知就看到匪徒正在撬窗口,匪徒看到她还呼喝她“open the door ”,匪徒是和她说英语,看来匪徒已经对我家有“一些”的了解,不然匪徒怎么会知道她是菲律宾妹,六点报案,七点警察来,我问他怎么现在芙蓉的治安酱差,他说没有办法,人手不够,再来很多外劳,我问他怎么预防,他叫我“sembayang kuat sikat ”。


宾妹和我说她从没想到马来西亚会是酱的一个国家,他以为只有菲律宾如此,这是她有生之年第一次遇到的事,想不到会在大马发生,看来她真的是被吓到了,现在一到七点她就会把所有的门窗关了,昨天她和我说她一夜不能睡,她一直在想着那个呼唤她开门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凶神恶煞的男人,我也是只要有一些声音,我就会不自觉的惊醒,我在想若那晚真的给那些匪徒跳了进来,会怎样,已经不少这样的案件了,不止要钱还拿命的,很多是印x人做的,通常他们一进屋就先砍屋子里的男人,再抢钱,所以我现在真的没有安全感,马来西亚的治安是每个人所忧虑的,我从不相信我们蕃薯头说的什么罪案下降,我只相信我看到和听到的。


再撬一些就差不多可以进了,家里的铁窗全都是用实心的十分铁不然早就撬开了。

今天快快叫人来做回,太没安全感了。

2012年10月2日星期二

我的小房



我觉得若是要等房价跌,那可是通膨来的更快,芙蓉一大堆的二手旧房,还可以慢慢挑,不信看这里,我每次看到便宜的lelong 屋都恨自己没有钱买。旧区单层排屋一般上是八万至十五万之间,新区有说喊到二十多万都有,我是觉得把钱省下来自己装修自己喜欢的更好。http://www.iproperty.com.my/property/region/salenegerisembilan.aspx

近来很忙很累也是因为装修房子的事,我只想用最少的钱,把房子做的最舒适,再多半个月我那小小温馨的房子就完成了。


旧的厨房是这个样子的。
被我改了这个样子,炉头改在另一边了。
窗口被我改了,原来的只有四尺,现在改到八尺,凉快很多。
还没铺砖前。
铺了砖块美了很多。还没油漆,相信油了漆会美美的。
这是装修前的屎箱,真是臭到不行,我一拿到钥匙就叫英达利水的人把别人臭臭抽走,留下自己的就好。
装修房子真是件很麻烦的事,从泥水工;电工;水喉;石膏;选砖
油漆每一样都要注意,不然一定有手尾,我最怕水电做不好,所以连电线怎么跑我都爬上去看,只是屋顶我不敢爬上去,怕跌瓜我,那个安哥说我和男人没两样。

2012年9月30日星期日

最豪的首相


有钱的人人家就把他当“财主”,会派钱的人人都会把他当“财神”,我们的首相纳吉在很多人心中虽不算最好的首相,但确实是很多人心中最“豪”的首相,尤其是在低下层的马来人心中,我店里的马来美眉和那一群马来愤青,在这轮的预算案里都会得到纳吉的赠送的“糖果”,他们都是月入不到两千大洋,还有他们都是单身,对他们来说两百五十个大洋是相当不错了,他们是不懂越派越穷,他们是不管国家负债的,他们是谁对我好,我就把票投给谁,所以阿吉哥送这么一颗大糖果我帮你你帮我,不是没有收获的说~

还说不是买选票司马昭之心,那为什么要在21岁以下呢?为什么不是18岁呢?还有一个什么智能手机计划回扣两百大洋的计划,对经济有什么贡献呢?恕我愚昧真是想不懂,我想的是不如回扣在我们贫民白性的水费;电费;电话费;过路费;电油费,人人受益不是更好,但是人都知道这是政党的一大水喉,一点一滴都不能流到外人田,所以大选过后来个削费税,所以不必高兴得太早,迟早要连本带利吐出来的说。

对我来说这愚算案真是没有拿到那一点丁的好处,还得担心我公祭金里的钱,会不会被吉哥派败的一无所有,那个拿公家的钱去当财神的,真是拿别人的屁股当自己的脸,难得的是那些傻海还把他当神拜,悲哀啊!

2012年9月19日星期三

情若真不要回忆

在对的时间里,遇到对的人,是一种幸福。

在对的时间里,遇到错的人,是一种悲伤。

在错的时间里,遇到对的人,是一种叹息。

在错的时间里,遇到错的人,是一种无奈。

这些话很多人都会说,但不一定能领会懂得,领会到真意时一定说不出只会深深的叹息和无奈,什么是对的时间,就算遇到对的人,也不一定幸福,因为当时不懂得珍惜,人往往要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,太容易得到的也会自觉得理所当然,没受过坏人教训怎知遇到好人不易,所以先遇到坏的人再遇到好的人,就真的幸运。

在错的时间里,遇到对的人,是一种叹息,也是真言可能他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爸,可能她身患重病,但也不应该叹气,只能说是种无奈,就算重来可能结局也会是一样,所以不必叹气,只要回忆里没有怨气那就好,回忆只会让人头痛,还是各安天命好。

有一首我很欢喜听的老歌,怎么听都是这般好听,而且觉得是白听不厌,也只有粤语歌曲能唱出这般韵味。

2012年9月18日星期二

用钱买安全感

在找新房期间,我发现到一个现象现,在芙蓉很多旧区都住有不少印度人,而华人大都喜欢新区,而且要有保安那种,而那种设有保安的房子就会被标签为“高级住宅”,以前一般只有独立或半独立房产才设有保安,因为住得进那种房子的都是非福则贵的人,当然他们的命也比较珍贵,但现在不是酱了,很多普通排屋也设有保安了。
那天一个朋友问我搬去那里?她说那里不好,又是旧区,更没有保安,怎么不找有保安的,我说她住那区太远了,很不方便,她说她住那里虽远一些但有保安,很安全只要每月给五十个大洋,她说这会让他们一家很有安全感,即使出外度假两个星期回来也不会担心,跟我说同一番话的“华人”真是不少,为什么华人一般上都有这种心态我还不了解,我是觉得养条“狗”都会比什么保安好的说~,在看了在巴生谷一带专打抢设有保安的“高级住宅”,我想这阵风迟早会吹来,那确是会打击了那些用钱买“安全感”的华人。
有是发现到很多芙蓉华人都聚居在“芙蓉新城serembam 2/3”一听到搬新屋的大多是去那里,那里的房产是比较贵的,但我就不是很喜欢那里,我喜欢马产多的地方,很奇怪的是现在很多花园都看不到马产,有也是不到二十个巴仙,马产很多都聚集在他们的马来区,这不是好的现像,我觉得混合区比单一种族区来的平安,起码就少了私会党,初来芙蓉开店每到过年就有某派的私会党员来讨红包,那里整排都是华人商店,每个店主都会被索取一些被“照顾”的费用,但那些私会党华人丛不敢向马来人索取“红包”,但自搬离了那里,在马来人的大夏做生意后,那些小王八还是会来要红包,我和大夏的阿邦说他们来讨红包,阿邦跟他们说了几句,那些小王八就滚了,好几年也不见他们来讨钱,可能发生意外挂掉了,这事让我感觉到华人就只会欺负华人的说,用钱来买的安全感能行吗?那本来就是警察的工作,为什么华人一般都很愿意付这些钱,但印度人马来人会觉得为什么我要付你钱。
我问过一个做保安的一般上马来人是不愿意给“保安”服务费的,他们会和保安人说;1)我自己会顾我家你不用顾我家,2)我每天都有人在家,3)我家没有贵重物品,4)我只是租客你跟屋主讨,屋主说我为什么要给,我又不住那里。所以那个保安人员说他们不能说是保安费,只能说是“维持费Maintenance ”。

2012年9月1日星期六

随写~我很累


我很累。。是心累。。极累,我的博已经生草生菇了人家“米跌价”在欢乐享受假期,我在做工,我负担重,近年来付出了许多。

有个人说,留意了我“原来”是个很拼的人,就是传统的客家婆,那拼也有个好处,将来一定可以入住一号病房,我pui pui pui 他那不安好的心。

近来对人对事看得很透,看穿人容易,沉得着不说穿不易,需要修炼与忍耐,也忙得模糊,今年钱财散的利害,从买屋至今还没止过血,我想那是最后一次也会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了,那时也曾想现在这住着的是会是我安老的地方,是我太天真,原来很多东西是会变的,也不是说你想如何便会如何,所以现在还能动,都不敢说将来如何如何,因为常会变的是自己的心。

人年纪越大就会觉得家是最后的依归,年少时买房子不过认为那是个住处,不论一个家如何,重要的是一家人和气团结与爱,但当基本的爱已不存在时,不论如何华丽,在我心中那和殡馆没有分别,我不确定我这样做有没有错,但肯定错不了,我知道她活不了多少年,若我还能选择下,我会尽量去做,好过将来深深的后悔。

买了间老房子,就是贪他地点方便,有人买房产是投资,有人买房子是买方便,更有人买房子是风水,我只要求身体健康心想事成,如此简单而已,这房子其实不是我自己选的,而是有位师父帮我选的(还好的说他只是象征式的收个红包,我其实是蛮怕那种吃水深的“大狮”我怕我这小小卡满足不了它),带他看了十间八间,他竟帮我选了间我最不看好的,我看中那间他说的一文不值,我信任他所以买了间自己不是很喜欢的房子,不过现在我似乎感觉我没选错,我越来越喜欢那里,每次去那里都感觉很舒服,那里是旧区,但地点真是方便得不得了,如果不住租给人还很抢手,我买之前两个月不少人都说我买贵了,现在外面打了个告示牌说是要建大超市,有人说我买便宜了,将来会更贵,其实我买东西,只会觉得买对或错,就如股票买贵了都还可以,买错比买贵还惨。

一间住了两代人的单层排屋,房子是老妈妈的名,听负责卖屋的儿子说老妈妈现在在老人院,几兄弟都有各自的发展,这是他们家的祖屋,本来他已经卖了给人是给了定银行借不到钱,所以我都奇怪他隔壁的说他已经卖了,只看他挂了两个星期的牌。那里真的都是老街坊一问每个都是住了几十年的,打死不走的。有时买房子都要靠缘分。

从留下的一些照片中,我得知前房主是芙蓉的小名人,还是某某会馆的会长。

拿了钥匙去看新家,里面真的很残旧,房主什么都不要了,旧冷气旧风扇旧家具,我只要了他家的大碗和双筷子,那是个老人家教的说是要衣食,结果我没要他的旧物,他把这些旧物都捐给教会,剩下一些祖先牌和一些照片竟没人理,感叹人生最后就是如此。。所以做人不必太执着。

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

不要以貌取人


弟和我说不要以貌取人,他说他就是给两个相貌怎么看都是忠厚老实的人“昆”,他知道我也是会“以貌取人”的人,但那种“以貌取人”的貌,不是美丑,而是以相学来说看上去忠厚老实的人,若样子看来大奸大恶,杀人放火的,我会对此人保持戒心。

相学来说鼻头有肉而圆再加大眼睛的人怎么都不会坏心肠,这点我是由始相信的。

我弟和我说某个做铁的恶人,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个恶人,弟和我说错看这恶人的时候,我都很奇怪,他是怎么看的,所以我相信他眼力不好,我是听力不好我时常相信人,但近来我也看错了人,原来懂得皮毛的相学是没有用的,我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力了,我不是不相信相学我想应该是学艺不精吧!尤其是那种扮猪吃老虎,面懵心精,又静静的,真的是吃了你你也不知道,有说奸人不露相,露相非奸人,所以错把好人看着恶人也是真冤枉,有是天生样衰也不是他想的。

我和友人说我买了新房子,打算和妈妈搬出来住,她说怎么不住那里了,我说大嫂对我妈不好,每次趁我不在就骂她,我妈痴呆症也是忧郁症引起的,因为她连孙也不给我妈靠近,所以小孩从不叫婆婆,她更出脸到“禁止”小孩靠近婆婆,只因为小孩妈妈不喜欢婆婆,她也不睬我妈妈的,尤其是这几年我妈病的厉害,她真的是看都不看她,我也不会奢望想她对老人好,只要她不要惹事生非就好了,友人说看她样子静静,怎么看都不像恶毒的女人,就是静静才怕人,不只是一个人这么说,怎么看就是静静的女人,所以说相貌是可以骗人的,难怪近年来猪吃虎的事件越来越多,所以真的不好傻傻分不清。

老妈的忧郁症越来越严重,这种情况可以是每天一次,我真不懂能撑到几时,没见过重忧郁症患者的人,可能真的是无法想象这种情况。
video


2012年7月5日星期四

一个放弃了自己的人


很久没见到她了,今天看到她在街上溜达,我驾车经过小巷看到她落寞的蹲在小巷,我认识她几年了,从我认识她至今,就没有看她欢颜过,她总是一张苦瓜干的脸,每次都重复又重复的说她的悲惨的故事,我不知她是不是逢人便说,但对我如是,她说她嫁了两年便守寡,丈夫还留下一大堆债务给她,山穷水尽之下学人家跳飞机,去日本做了几年的马劳,赚了一笔钱回马,她侄女在某上市公司做经理,说是公司有内幕消息,股票会大起,她心想钱生钱,转个手赚多两三十万,便能安享晚年。

那知自她买后这股就不停的在跌,她听从侄女的说逢跌买进,一起便能尽赚,她说她不懂股票,她只相信她侄女,所以她在日本辛辛苦苦工作几年的积蓄,全投入股海,结果股票停牌了,她的钱一分也拿不回,她一直在说一直在骂,她怨侄女害她,所以每天到她家外面骂她,要她赔钱,侄女怕了她答应分期付还给她,但还还一下就漏夜搬走了,所有人都不告诉她她侄女去了哪里。

现在她大约五十来岁,住在她弟弟的家,她有个弟弟环境不错,看她没儿没女的,买间小屋给她住,但生活费就靠每人给一点点,就是吃不饱饿不死,我问她为何不找工作做,她说她满身病痛,又不识字还能做什么,我试探性的问她,要不要来我店里烫衣,她说她怕热,我就知道她不是不能做,而是不想做,她每天不停的埋怨,她说她只想要回那笔她输去的钱,她身边的人渐行渐远,她说她每天孤苦的在一间屋子里,臭了都没人知道,我告诉她其实她不必活得这般,只是她听不进去,一个放弃了自己的人,别人救不了他。

2012年7月1日星期日

白虎星的女人


若心结没解开,心理想做的的事,还在萦绕着,那种急又急不来的事,可真折磨人,所以想做的事还办不好真的没心情,不写博不多话,我开始相信女人若要立定决心去办一件事时,一定是万马难追的。

两千多年前孔子就说过;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我想在当时的环境,女人一般都是在家相夫教子的,有点钱的还有奴婢用,所以得空的很,没见过世面又得空的女人,真是最恐怖又可悲的,千万不好惹,谁不小心踏到她那条筋,她真是会咬着你不放的,白虎星的女人会让你没有好日子过,就算是站得远远的她还是会瞪着你。

所以远离她当她生臭狐是最好的办法,我不会和白虎星的女人斗,我不是棉羊,我是千里马,逃是我的选择,不然我会像林黛玉般,抑郁而终,我和我妈最不同的性格,所以我不会得忧郁症,我是遇强越强。

我不懂她会不会活得辛苦,她怎么看都像得了狂躁症,想叫她去医,但看看也已经接近末期了,还是省省医药费吧!样样要人家迁就计较的人永远也不会快乐,当一个人累的时候他情愿去喝酒,也不回家的时候,这是问题的开始了,白虎星的女人加速了她的狂躁。。我只想逃。。。

2012年6月10日星期日

歹活不如好死



http://www.sinchew.com.my/node/250190?tid=2
有人说我不信养儿防老,身边也有不少如此的人,我说问题是你一定要保持拥有健康的身体和清醒的脑袋,但能吗?老来失智或患上柏金逊症那种医不好又死不去的病,有钱也没有用,如果我不幸患上这种病的话,我希望在我还有力气的时候爬上十八楼自我了结。


久病无孝子真是真言来的,歹活不如好死,所以长寿不健康又有什么意思。
http://news.eastday.com/s/node557493/u1a6008387.html
~有病的老人就是最惨的,有口难言啊))))

2012年6月9日星期六

看沟渠的议员

(芙蓉2日訊)骨痛熱症侵襲武吉甲巴央花園,短短半年內多達7名居民患上骨痛熱症,包括一對華裔父子。 這對父子先后因發燒和嘔吐而前往醫院檢查,最終證實患上骨痛熱症,並留醫了一個星期,目前尚有部分“中招”的居民在醫院接受治療。

姚再添指出,當局將安排本月9日(星期六)早上10時在武吉甲巴央花園舉行大掃除,屆時會有各部門官員參與,希望透過大掃除解決骨痛熱症問題。

他說,衛生局坦言當地已成為黑斑蚊活躍區,希望居民能多注意及合作,以解決問題。
他也希望當地已沉寂一時的居民協會能重新成立起來,以協助當地居民解決問題。


http://www.chinapress.com.my/node/324270

我开始觉得会看沟渠的议员还是有用的,起码不会养蚊,我住那区已成了“蚊”区,我妈中过蚊症,我在医院陪了她一个星期,那种阴影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,所以现在看到小小蚊子都会怕,说到蚊症每两三个月这里都会有一单,我每次看到卫生部来喷杀蚊药,我怀疑极可能我养的龟就是被杀蚊药干掉的,所以我深感不忿。



身为老板的我们“选民”似乎没有享受到什么福利,连最基本的民生设施也没办好,我们的议员吃饭睡觉,睡觉吃饭,每月定定揾食,然后将近大选时再来表演下,看看路灯补补烂洞再来看看沟渠,这些最基本的权益也要等至大选,他妈的你要孩子认娘,平时都得喂奶吧)))


今天一早一队猴子人浩浩荡荡,马华老妖的人马说是清洁美化认领我现在住着(自生自灭)的花园,我那区是反对党火箭的,那个谢议员就住在我家斜对面,我住这里六年家进过三次贼,两次不成功,我家花园区的水沟盖全部无故失踪,路洞处处,有时真怕小孩不小心掉下去,这区以前是国政区也是如此,不是说谁比谁烂,说来以前那个大肥更烂吃屎Q饭,但今天很开心我们这遗孤花园成为他们表演的对象,我开始感觉这是两线制的好处。


店里的印度妹问我怎么投票,她说她已去注册成为合格选民,她是新人她问我意见,我说通常都有“国议员”和“州议员”两个选择,我说“国议员”我一定是选干净一点的,“州议员”我就会看议员猴子的表现,最令人憎恨的是选了一头像“青蛙”的演员议员。

2012年6月1日星期五

每一种经历都会让人成长

每一种经历都会是一种成长,这话我最认同,自这几年我妈病后,陪着她一起的经历让我对生老病死有了某种的认知,我一直认为她的病是我的黑暗时代,但去过那种种医疗病症所,看了物以类聚的病人,我觉得她是幸福的,她有我,我看过不少被人遗弃的老人,有钱由工人带来复诊的也有,有病怎么都是凄凉啊~



每三个月都要用上一天的时间带她去复诊,除了要等我不得不说番薯国的医药福利是不错的,但也只能说是医药不是医疗,说起医疗还是让人头痛的,很多人等不及就挂了,还有不少医疗失误的事件。


早三年前一直都去私立医院的我,在一个好心的医生给我写了信,介绍了政府医院的大医生给我,原来很多人都不懂的,很多医生也不会告诉你,很多药物是可以在政府医院拿到的,就像我店里的印度妹,她家有三个糖尿病重患者,只是单一项糖尿病药物胰岛素就需要花上六七百个大洋,还没加心脏病;血压高的药物,对他们一家月入不到三千大洋的家庭来说,若没有政府的免费药物,他们是活不下去的。


我妈看的是内科也是精神科,在那里都是阿尔茨海默;柏金森;忧郁病患,也有的是轻中风,我妈差不多每项都要齐了,这些病的药物都很贵的说,每个月我都要八百多大洋来买这些药物,现在有政府的免药物,我可以把这些钱省下来买多些补品给她吃。


在政府医院看医生是没有的选择的,今天带她去看的那个医生是个新的女医生,她问我还要不要给些补药,我说不要了,能拿到这些这么贵的药物我已经很感恩了,她说她婆婆也患上了同样的病,所以她很了解,还给我开了两种新药,要我试试反映,她说“人活着就是等死”的,还说政府的钱不必省,不是保证将来以后永远还是有这种福利,令我很感动,有次带我妈去医院,那次是个华人女医生,她说你妈不必再服用这“老人痴呆症”的药物了,这药是有固打制的,反正她服用了也是酱,就把我这药物“吃掉”了,有吃这药之前我妈还会穿鞋,没吃就连鞋也不会穿了,搞到我快快去西药店买回来药物,花了四百多个大洋,所以不是说同皮肤就好的说,我恨死她了,过了下个月好彩另一个医生同情我,又给回我这药物。


其实每三个月我还是会带我妈去私立医院检查,看病情和检查我妈的药物,在私立医院只要随便摸摸,一百几十个大洋是很普通的了,能在政府医院拿的到的药物,我都不在私立医院买了,不要以为只有穷人会去政府医院,我看过不少驾宝马的人去政府医院拿药物的说~


在我妈得了这病后,我对这几种病有了一些了解,也很注意她的食物,每次给她服用一种药物之后我会注意她的反应,看看有什么副作用,我察觉每一种忧郁症的药物都会有副作用,所以患上这种病实在是很可怕,我觉得“google”的一大好处也是可以寻查药物,常常在谷歌里询查药物也让我对药物有了一丁点的知识,不是说笑服用了不对的药物会慢性做卦你。


这是政府的医疗所,里头的医疗器具真的很齐全,也很干净。
就算等一天也很值得,七八百个大洋呐~
这里是拿药物的地方,不要看很少人,可以是让你等上两个小时的说~




2012年5月29日星期二

消费者的市场

芙蓉25日讯)生活逼人?六旬师奶和淑女也下海捞。森州警方反风化、赌博和私会党组警员周五下午到芙蓉市区展开大扫黄,在3间廉价酒店内扣捕23名本地和外国妓女,当中竟然包括穿着十分家庭主妇的师奶,以及打扮如同上班女郎或销售员的华裔妓女,委实教人大跌眼镜。

http://www.kwongwah.com.my/news/2012/05/26/19.html

看到这则新闻我“吖”了下,这种事竟然发生在芙蓉,虽说生活越来越艰难,但还不至于找不到吃,弟问什么新闻大惊小怪的说,他跑过来看,他说;还会有人要吗?我说是咯这么老了,怎么还会有人要?不会是扫地的吧!弟的朋友应声,不能这样讲,可能她有她的“市场”,你们不能以你们的眼光来看她,弟说也对~也对,有需求才有供应,我说想不通也不明白,你们(男人)是“消费者”你们(男人)比较懂,哦)))不是不是我只是分析市场市场分析。。。哦~我说不必解释。。我懂,解释等于掩饰。。哈哈。。。两个男人笑成一团。

安哥爵的日子难过,越来越“难过”心也“难过”。。。
有头发谁要做癞痢http://unclejazz.blogspot.com/2012/05/blog-post_29.html

2012年5月28日星期一

不要自杀

看到年轻人自杀的新闻,我在想很多人,很多时做一些事,也是可能只是那一刹那的冲动,若有机会再回头想一想那结局可能就不会一样,真的真的我年少时真有想过要自杀,而且不止是一次,还想着怎么样的死法,会比较“舒服”和“美丽”一点,有想过“跳楼”,“割脉”,“吃老鼠药”,但最后都没有死,也庆幸没有死,不然现在一定后悔死的太早,我一直以为没有快乐童年的孩子才会有想要自杀的念头,原来不是的。


十七八岁时有次去“新山的哥打丁宜瀑布”,不知怎么的游到去水深不见顶的,我被淹没了,当时完全没有知觉,被人救了起来,只觉得满肚子的水,其他的都不知道了,那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让我对生命有了不同的看法,生命是由命运主宰的,若是时辰未到,怎么样也死不掉的说~


那个为了情自杀的准医生,我觉得那也是命运的主宰,有人丛十楼跳下去,也不死的说,四楼也可能只是断手断脚的说,那也是命运的主宰,我想若是能在重来一次,他肯定会后悔,他想寻死只是为了那个认识了几个月的女生,他却伤害了养育了他二十多年的父母,在佛家的说法,这孩子是来讨债的,那怕你给他吃好住好,花了多少心血,债讨完了他就走了,他不会赚一分钱来供养他的父母。


有次带老妈去医院遇到个有抑郁症的妇人,她的女儿说她妈会得这病,也是因为她的哥哥自杀,但不是为情而是为钱,所以搞到她们一家人都没有好日子过,而且她妈得长期服用药物,所以她非常痛恨自杀的人,她的话让我好有感触,有时一个人活着也不是为了自己,有时也要为活着和爱他的人着想,千万别自杀。


http://www.kwongwah.com.my/news/2012/05/25/98.html


这篇转自佛经网劝导世人千万别自杀:自杀是灾难的开始。
http://lilianpan.blogspot.com/2011/02/blog-post.html?showComment=1320030539190

2012年5月24日星期四

天真浪漫变低能白痴

(吉隆坡23日訊)社交網上結交自稱“美國上將”的隱形情郎,63歲年邁寡婦2年來不曾與對方見面,卻先后變賣家業、豪宅,更向子女和親友籌錢給對方“投資”,奉上500萬令吉!

 寡婦子女見母親被騙,決定瞞著母親報警,揭發疑是非洲黑人主導的愛情騙局,更協助警方力搗大本營,逮捕16名老千(包括首腦)。
索20萬現款孩子起疑
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寡婦在警方告知她的“美國上將”隱形情郎實是大老千時,她反而指責警方破壞她的“天賜良緣”。
http://www.chinapress.com.my/node/321454

奇怪!真奇怪!这世界怎么会有女“人”这么容易把口袋里的钱,送给别人,而且还是一把年纪了的,不能说她是“天真浪漫”,天真浪漫是说给少女听的,过了二十五只能形容为“低能白痴”了,但想想都已一把年纪了,怎么情欲还酱旺盛更年期都过了很久的说,说不好听的都要闻到棺材香了。



但是不是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呢?我是女人我懂,是的无论三岁至八十岁的女人,都喜欢听别人的赞美,但听是可以听的,但听过后把它忘了就好,尤其是有了年纪的女人,除非那个是你身边的老伴,选择相信那是比怀疑开心好多,那些路边社的就别当以为真,除非那男人是从深山里跑出来,没什么见过女人。


时常出差去中国的阿姨跟我说;在中国二十来岁就做妈咪了,一大堆的嫩草,是男人都会喜欢嫩的,老老的只要有钱,几嫩的都有。


男人会看上比自己老的女人,大多数只贪图对方的家财而已,恋母情结只会发生在发育不全的小男孩身上而已。女人可以“天真浪漫”,但千万不要“低能白痴”,我从来不相信,会有要女人钱的好男人,虽然我书读不多。


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

最后一定吃蕉

有句话;顾客永远是对的,和老板永远是对的,但这未也必是对的,但老板要求你做什么,顾客要求什么,你给什么就一定是对的,老板要你去办一件事,那你就去办好了,有什么事你不必承担,你只要把他交代的事办好就行了,不必假厉害,若你真的酱厉害自己做老板了。



顾客要求什么,你给什么,有的人就是假厉害,人家要A的洗脸霜,她却说B货才好,人家说只要A货,她说你试试,价钱还比较便宜,人家都说不要了,她说不试是损失,介绍很多顾客都说比A好,顾客说她还是要A货,她说试过别的货,满脸豆豆,她还再强调他的好,顾客烦跑掉,傻七。。人家要什么你给什么就好,不要假厉害,除非人家问。。。


有的人就是酱说不听,最后自己吃草,人厉害就好,不要假厉害,用自己的心,猜测别人的心,最后一定吃蕉。

2012年5月19日星期六

凡事不要去的太尽

有个赌股的朋友说他半数身家,投去了一支股,我问他不觉得风险太大了吗?他说了句;在这普普通通的年代,要胜出就只能靠胆量,一就是“风生水起”,一就是“扑街走路”,不然就一世“吃不饱饿不死的说”。



我佩服我没有这个胆,也没有这种“勇”,那个教我买股的老人家说,要我记得永远要“量力而为”,要衡量自己还有多少好输,还输不输的起,98年买股至今,我已渐渐忘记了这句话,现在是为自己清算的时候了,我还是真怕人家说的“赢了一粒糖;输了一间厂”。


我的舅舅在八零年代捞的风生水起,那时我还帮他打过一阵子的工,当时赚钱容易,那时他买股买的很凶,很多还是二板的,97年金融风暴,他输的很惨,生意又下跌,连带房产也供不起,结果也是一栋一间的卖掉,连带婚姻也失败,在我看来男人有钱时真的很多酒肉朋友,我舅也是,我常想若那个时代有百万身家的他会守,现在的他怎样都会是个“丰衣足食”的富人。但好景常会令人麻木,幸福家庭也不是人人会珍惜。记得有次问他会不会后悔在“股海”中输去酱多钱,他竟答不到我,他只说如果还有现金他可以翻身,他给我领悟到凡事都不要去的太尽。。。


分享给那个去的很尽的朋友,无论如何得先评估自己还能输多少。。。。



2012年5月17日星期四

蛇是不屙屎的

土肥我不想看你们的八月十五,变天天变近来热的不得了,穿着衣裤也没变得文明,干脆别穿裤了(((



我只想看那丽倩初生的小龙女,意外之下撞见那两只畜生爱爱,难怪近来园子里怎么多小蟾蜍,我想除了大蛇屙屎我没有看过~最后发现原来人家常说的,没见过大蛇屙屎,原来蛇是不屙屎的。


家里来了很多小蟾蜍,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,我家怎么那么多蟾蜍,还好没有蛇。。

2012年5月14日星期一

我不敢要

近几年吹的外劳风,只见人满为患的外劳,真有那么多就业机会吗,印尼人少了,孟加拉多了,印度的也来了,怎么越来越黑了。。。有时连本土的马产也不多见,这片土地怎么了,稀土还没开始的说。。。



有人错把缅甸人当本土华人,其实要说像越南的更像,缅甸人他们好多还是携家带眷,有的还在本地生子,孩子也是anak Malaysia的说,会不会变幽灵,我不晓得,但太多。。。太多了。。


但一些说只是过境,他们的目的是花旗国,他们的胃口蛮大的一千几百他们说找不到吃,究竟他们要求多少。。。,他们不是印尼仔孟加拉,他们智力比较好。。


觉得他们的学习能力很强,来马没多久就学会了马来语;华语还有些会说简单的英语,他们也会消费,不会孤孤寒寒分分计较,一般上他们都很温和,男生也不像孟加拉外劳那般色咪咪的,女人也很讨喜,近来知道他们也像我们南来的祖先,办着一些小小的私塾,听说还办的有声有色,今天店理来了几个缅甸小孩,他们会说简单的英语,感觉上他们比这里的小孩纯真很多,很多。。。有个说要送个给我养。。。我不敢要。